DF二十一

我其实是个画手

【三部曲绿虫】夜风 终章

观众老爷们我终于把这篇搞完了!!
还是非常ooc 希望各位轻点打QAQ
另外观众老爷们我想要评论和眼熟(ಥ_ಥ)
(新的班级里居然找到两只三部曲同好的妹子,我真是太激动了!)

3.
  
        …为什么?
  这一切到底为什么会发生?!
  眼前是那张自己最熟悉却又最不想见到的脸。Harry感觉全身的血液突然被榨干了一般的浑身发凉,接连的刺激使他几乎窒息。
  Peter的身体瘫倒在地上的一片狼藉中央。电梯间刺眼的灯光打在他身上,就像一件因破损而被人遗弃的瓷器。Harry已经全然忘记了自己本来要打击谁,报复谁,此刻他的眼里只有自己的挚友、所爱之人,刚刚经受了折磨和委屈。似乎只要看到Peter的那张脸,想到他那双从来都是清澈无暇的眼睛,一切深仇大恨都能够瞬间抛却脑后。
  回家,我要带他回家。
  Harry为Peter裹上了自己的风衣,抱起他独自踉踉跄跄地走在已经一片漆黑的OSCORP大厦楼下。Harry没有发现在教堂的钟刚好敲响十二下的时候,一缕黑色的黏液悄悄地攀附上了Peter的脚腕。
  -
  做完了必要的清洁工作,Harry觉得自己的脑内依然是一团浆糊。Peter窝在Harry的床上已然熟睡,湿润的发帘耷拉下来,正好略微挡住一侧的眼睛。Harry凝视着他,不语。所谓仇人现在正躺在自己面前,温柔无害。明明自己一次又一次地与最佳时机擦肩而过,却一次又一次地下不了手。可毕竟脱下制服,他就是自己一生所爱。
  “少爷。”一直沉默地伫立在门边的老管家突然向他投来试探的目光,“我能跟您说两句话吗?”
  Harry木然起身,缓缓向门边挪去。
  -
  毒液共生体在Peter内心最混乱最脆弱的时候趁虚而入,毫不费力地侵略了他的思维。此刻的Peter正做着一个奇特的梦,一个庞大的黑色物体,吐着长舌在城市中横行霸道,整个纽约即将毁于一旦。突然间,怪物转过身来看着他,狰狞的面孔逐渐退去,后面浮现的竟然是自己的脸,在刘海的阴影下含着一个神秘莫测的笑。
  Peter在惊吓中猛然醒来,偌大的房间里只有他一个人,可是墙上那面大镜子中却赫然映着“他的”面庞,他阴沉的笑。
  “这里是Harry Osborn的家,他毁了你,我们也应该报复他。”毒液说,“现在我们站起来,走到桌边,然后拿起那把银色的刀,那本来是他为你准备的。然后我们找到他…”
  Peter突然发现自己的身体正在不听使唤地跟从着毒液的指令行动。他大口的呼吸,试图让自己冷静下来,不去听那个声音。“不行!我…做不到,呃,不管你是谁,请你赶紧离开好吗?”
  “可是他要杀了你。”镜子里的另一个自己投来了愤怒而又疑惑的目光。
  “你根本什么都不了解,别再说了!”
  镜子里的人消失了。
  从毒液那里夺回身体控制权的那一瞬间,Peter感觉一种异样的疼痛和疲劳感突然从身体的各个角落蔓延开来。他明白自己可能会随时再次失去控制,所以必须要在发生什么更糟糕的事之前离开这里,最起码要离Harry远远的。他随手捞起了Harry搭在椅背上的一套黑色西装,尝试着离开这栋住宅。可是他却感觉浑身上下充满了一种莫名的疲劳,双腿几乎使不上一丝力气,更别提怎么把自己从Osborn家的二楼上弄下来。他一步步顺着旋转楼梯向下移动时,突然膝盖一弯,几乎要摔倒。
  有人扶住了他。
  是Harry Osborn。他的眼圈红着,他刚刚才得知了一个事实。
  “我的错,Pete,错怪你了。”他顺势把Peter按到怀中,抚摸着后背使他放松,“我简直想抽我自己。相信我…我以后决不会、也决不会让别人再伤你一丝一毫。”
  Peter在熟悉的温度的包围中,温柔清凉的夜风透过窗纱飘进屋子,在大厅上方盘旋。他感到前所未有的安心和舒畅,在Harry颈侧轻轻留下一吻。
  -
  毒液觉得这样的地球没法侵略。

end

感谢阅读!上了高中半个月回家一次,以后就变成失踪人口了,如果啥时候冒出了奇怪的脑洞应该还会抽时间写hhh
爱你们!

开学缓更 我真的在努力 嗯QAQ

同志们本DF要去军训了QAQ请假十天 此后开学更新随缘orz

【三部曲绿虫】夜风2

观众老爷们要的激情斗殴和电梯play被我硬生生憋出来了!第一次开共享单车紧张到一直打错字QAQ其实只能算得上是一点肉渣 望观众老爷们食用愉快!
可能又ooc了
观众老爷们我想要评论和眼熟

  对于Harry,Peter总是抱有十足的信任。因此失去了蜘蛛感官的Peter还未来得及反应,就已经被Harry一抬手重重的掀翻在了地上,头磕在轿厢壁上嗡嗡作响。
  “原本今天今天已经够丧了,结果又碰见了你…嗯?祸害,你说我是该哭还是该笑?”Harry阴着脸向半跪在地上的少年补了一脚,“我们就这么有缘吗?”
  Peter颤抖着想要站起来,他感觉自己的力量已经流失殆尽,眼前也由于视力恢复而一片模糊,甚至连体型都在缩水,在不到十分钟的时间里,他就失去了曾经引以为豪的所有能力。而他不知道的是,此时的Harry已经注射了绿魔血清。从任何方面来说,现在的Peter都不是Harry的对手。
  下一秒Peter几乎是被卡着脖子提了起来,随后被一把压到电梯的角落限制住了行动。Harry小臂上的尖刀倏地弹出来,齐刷刷的抵在Peter的颈部。
  “不…Harry。”Peter用力企图使尖刺远离自己,可以他现在的力量实在无法撼动分毫。“怎么连反抗的力气都没有了?”Harry脸上舒展开一个嘲讽的笑。
  Harry本来打算就这样割破他的喉咙,把他一个人晾在电梯里流血,然后期待一下明天第一个进电梯的员工会是什么表情——或者也可以临走前掀开他的面罩看看那张脸。可就在即将得手的瞬间,Harry突然恍惚了。
  狭小角落里拼死抵抗的spiderman,像极了那个被关在储物柜里偷偷落泪的少年。
  恍惚中Harry逐渐撤去手上的力道,使得面前的人可以微微松一口气:“谢谢你…Harry。”
  略微沙哑的嗓音带着些柔软的鼻音,太像了。像极了他的挚友,那个美好到几乎能使时光凝滞的少年,有着这世上最清澈的眼眸和最温柔的笑。
  可是我却总是对他抱有永远不可说的肮脏幻想。
  角落里的人似乎还未从刚才的压迫中缓过神来,还在剧烈的喘息着,瘦弱的肩膀哭泣般的微微颤动着。Harry感觉像是有什么东西微微戳着他的心底,很痒。他收起了尖刀向着少年一步步走近,伸手环绕住了他的颈部。少年竟似不抱有一丝警惕,脱力般的向前倒在了Harry的肩头。
  感觉到肩头压下来的重量Harry吃了一惊,但手依然在后颈上游走着摸索红蓝制服的拉索。找到目标的Harry毫不留情地把拉链一拽到底,后背大片的肌肤突然暴露在空气中,吓得少年一个激灵弹了起来。
  “Harry?!”Peter不安地挣扎着,而Harry却对此不予理会,依旧自顾自从前面往下剥离他身上的制服,少年原本的纤细身躯终于完整地暴露在了Harry眼前,白皙的肌肤上却盘虬着触目惊心的暗红色伤疤。某超级英雄居然有这么瘦,Harry暗自惊讶,一种不明不白的情感突然开始在脑内升腾,似乎是在心疼眼前这个少年。莫名情绪驱使下,Harry轻柔的抚摸着那些伤疤,像是在安抚这幅躯壳中重伤的灵魂,可是一抬头,眼睛对上的却又是那副红色的面罩,白色的眼睛中像是装着不解、惊恐和迷茫。
  真是煞风景。
  “疼吗?”Harry恶趣味地用指甲在一道疤痕上狠狠地刮了一下。
  少年轻轻摇头。没有人看得到他面罩下那张伴随着绝望表情的潮红的脸。
  “这可是你说的。”
  
  从手指开始,自上而下一步步突破危险的警戒线。简单的抚慰和开拓后便是猛烈的侵略。Harry并不想给他好果子吃,自己一个人爽就足够了,他根本不在意面前的人是什么感受,甚至是死是活。报复和凌虐的气息穿插在美妙的律动中,融入了少年被生生顶回去的尖叫。一步步的挺进,把那些任性的、张狂的、邪恶的、肮脏的快感全部释放在不可告人的最深处,然后像废纸一般揉烂,掷在少年的面前,掷在冰冷的电梯间里,掷在这座疯狂的超级城市深邃如海的夜色中。
  Harry满意地俯视着自己的杰作。鲜血和体液在狭小的空间中混乱不堪的扩散着,墙角的少年,还有一件被随意丢在一边的红蓝色布料。现在,他只需要把spiderman一个人留在电梯间里,顺便切断整个oscorp大厦的电源,就可以大功告成,回家坐等明天的头条,这将会是他对spiderman最惨烈的报复。
  Peter已经彻底崩溃了,模糊的意识告诉他必须要拦住Harry。他依靠残存的理智挣扎着叫出了那个人的名字。
  即使已经下定了决心,听到那个带着哭腔的嗓音呼喊着自己,Harry还是忍不住回了头。
  Peter用尽最后的力气扯下了已经被眼泪浸透的面罩,抬头用失神的眼睛凝视着Harry,欲言又止,随后绝望地阖上双眼,一头栽倒在了地上。

(如果观众老爷们看见了这行字,说明我成功的开车避开了所有敏感词)

(后天军训,下文等我再咕上十天半个月,既然身份都暴露了难道不应该开始解除误会然后无脑甜了吗)

【三部曲绿虫】夜风

先叨叨两句请不要打我QAQ这里是第一次写人类同人文的东风,时间线大概是2,记不太清了反正bug应该挺多,ooc严重,请观众老爷们轻点打(飘走)
观众老爷们我想要评论和眼熟orz

  但凡遇到各种烦心事,Peter Parker的首选解决方式就是去随便哪座摩天大楼的楼顶,一个人吹吹晚风。
  纽约那些八九十层的大楼的顶端向来是这位超级英雄的专属地盘。在这里,spiderman不再需要用面罩隐藏自己的身份。清冷月光的照射下,少年微微合上眼睛,由着轻柔的夜风拂过脸颊,抚慰着已经干涸结痂的伤口,肆意撩动他柔软的头发。
  ——他不由得想到了Harry Osborn。
  
  “怎么又弄成这样?”Harry蹙眉望着门口一身狼狈的Peter。
  Peter身上挂着那些超级反派造成的一堆伤痕,气喘吁吁的抱着书包,冲他笑。“我没事,只不过是骑电动车…呃…摔了一跤。”意识到这个借口已经用了不下三遍的Peter心虚地低下了头长睫毛无辜地颤动着。“今天的补习可以照常…Harry?”
  Harry抬手抚上了Peter的脸颊。他想为少年拭去脸上的血污,却害怕一不小心让他的少年露出吃痛的表情。Harry小心翼翼地避开那些伤痕,沿着脸颊一路向上至发际。修长手指没入Peter的发间缓缓向下抚摸梳理,随即顺势一把将Peter按到自己胸前环住。
  “我知道你一定是遇上了什么事。”Harry把头埋到Peter的发间。“…一定要跟我说,好吗?别再让自己受伤了。”Peter闭上眼睛一言不发,只是静静听着Harry的心跳。
  
  他真是比夜风还要温柔。
  楼顶上的Peter闷闷地想。他今天又和Harry吵架了。那时候的Harry揪着他的领子,嘶吼着质问他那个祸害在哪里,Harry眼眶中打着转的泪光始终在Peter脑海中挥之不去。
  抱歉,Harry。总有一天我会给你一个答案。
  天很晚了。spiderman戴上了他的面罩,用面罩胡乱的吸干脸上的泪水。他抬手瞄准了下一栋大楼的楼顶,准备向家的方向进发。
  …Wait,what?
  我蛛丝呢?
  深夜的大楼顶端,懵逼的Spidey一遍一遍地尝试着左手右手一个慢动作,却发现始终不能制造一根丝带着自己荡到对面。
  
  
  此时的大楼内部,年轻的小奥斯本加班加点地处理着他的工作。刚刚从父亲手中接任总裁的Harry还未能适应自如地处理堆积成山的棘手工作,何况烦乱的心令他完全不能把心思放在眼前的那些文件上。曾经Harry跟着Norman实习的时候,Peter常常会来找他。少年见到Harry总是一脸兴奋,漂亮的蓝色眼睛闪着光。
  可是他今天又和Peter吵架了。众目睽睽之下,他用几近疯狂的语调嘶吼着质问的话语,中伤着面前颤抖的少年。
  Peter许是再也不会原谅他。落魄的Harry锁上了办公室的大门,按亮了电梯按键。
  
  
  一定是上天对我的惩罚,Peter绝望地想,我真是太没用了。他沿着天台的小门偷偷溜进了大楼内部,拥有蜘蛛能力后的Peter怎么都没想到自己有生之年还要再碰电梯这玩意。大楼的员工大多数已经下班,Peter独自在阴暗的走廊中失意地摸索着,似乎有什么在指引着他的方向,Peter不费一丝力气竞走到了电梯跟前,电梯的门正在关闭。
  “…请等一下!”Peter见状快速冲过去。
  电梯里的Harry闻声愣住了。第一反应:这声音是Peter,随后下意识地挡住了电梯门。
  “谢谢你。”Peter低着头,钻进了电梯。随着门的缓缓关闭,狭小轿厢内的气氛产生了微妙的变化。
  两个人就这样并排雕像般站立了好一会儿,Peter尴尬地伸出手去按一楼的按键,却没想到深出去的手被身边那人猛的拍下来。
  Peter诧异地回头,落入视野的是一张熟悉的、正在逐渐扭曲的脸。
  Harry Osborn。
  完蛋的完。
  

(接下来本应该有电梯play或者激情斗殴,但是因为我不会写所以卡了(ಥ_ಥ)有生之年也不知道能不能挤出后续,观众老爷们看个乐呵)
  
  

脑洞
没有买卖就没有杀害!(不)

拖更三个星期 画了个危流姐姐来赔罪
危流嫁我呗(被导弹轰成渣渣)

【环太平洋】【黑浪黑】5 Minutes 肆

(作者碎碎念:什么?已经开始亲亲抱抱了?原谅我真的不会这些细腻的描写 Gipsy和Obsidian在北地群岛打的那一架是真的狠,比我这次写的狠多了,但是因为剧情需要嘛……祝食用愉快!)

肆.

Gipsy在一片阴暗的废墟中苏醒。

看来自己又进入到了Obsidian的记忆里。等等……什么叫又?Gipsy甩甩尚有些混乱的头,调整着自己的成像系统使自己尽快适应这里的光线。Gipsy在废墟中缓缓前进着,傲人的长腿可以帮助他很容易地跨过这些倒塌的建筑材料。

四周安静的出奇。昏黑的天空中,连飞鸟的痕迹也找不到。Gipsy把所有传感器的功率推到最大来寻找他的目标,终于,他接收到了一个十分微弱的信号,只是一些杂乱无章的、嘶嘶的电流声。Gipsy瞬间紧张起来,立刻定位了这个信号源。

这里四处都是废墟,看上去几乎一个样,也找不到边界。Gipsy循着断断续续的信号向前摸索着。终于,他找到了他的目标。

Obsidian漂亮的机体残缺不堪,无力地倚靠在几座倒塌的高楼上。耀眼的黑金色涂漆被刮得乱七八糟,裸露在外的锈迹和弹孔随处可见。手臂扭曲成了奇怪的角度,腹部一个不小的窟窿,向外迸射着电火花。还有他那双修长的双腿,几乎从根部被斩断,仅剩下几根破烂的钢筋勉强的把它吊在原来的位置上。机液不停地从这些创口中流出,一滴一滴地滴落在地上,再蜿蜒的流入脚下的废土中。

眼前的景象让Gipsy倒吸一口凉气。这一回,比自己上一次下手狠了不知道多少倍。明明眼前躺着的,是前几日自己拼了命想要打败的仇敌。但此时此刻,Gipsy内心感觉不到任何“大仇得报”的快意,而是被一种莫名的震惊、恐惧和心痛填满。Gipsy快速地冲向他,把备忘录什么的全都抛在了脑后。

“Gipsy……?”Obsidian的光学镜闪了闪。

Gipsy俯身扶起Obsidian,让他顺势靠在自己的臂弯里,这样或许能舒服一点。怎么办……现在该怎么办?Gipsy轻柔地托起Obsidian的断肢,试图把它们接回原来的位置上,试了几次却发现无济于事。把他带走?带又能带到哪去呢?这里是他的记忆,穹顶之下,厚土之上,天地间只有他们两个。

“我没法联系上他们……我的,咳,通讯坏掉了。他们找不到我。”Obsidian的声卡显然已经损坏,掺杂着嘈杂的电子音。“我没、没有完成……他们的命令。”

他们?他们是谁?先驱吗……Gipsy心中突然涌起一股巨大的悲哀。Obsidian……对先驱唯命是从的Obsidian。最强大却最脆弱、最美丽却最丑陋的身躯。

Gipsy用最温柔的动作,头雕轻轻抵上怀中的Obsidian,不断地为他擦去流出的机液。Gipsy有些惊异于自己的举动,他不太明白这到底是出于对他的可怜、还是别的什么情感。

“好冷。”怀中传来Obsidian微弱的声音,“我可以……摸摸它吗?”Obsidian残缺的手又一次停留在了那颗温暖转动的橙色核心上。Gipsy下意识的想要拒绝,毕竟那种感觉和那样失态的表现……可感知到Obsidian明显降低的机温,他还是默许了。

Obsidian的尖手指和裸露在外的破损钢板刮在核心上有点疼。可这带给了Gipsy一阵又一阵尖锐的刺激。就在这一刻,上一次链接的所有记忆像泄洪一般涌入Gipsy的处理器。温度瞬间攀升,核心的转速加快,机体也跟着紧绷着颤抖起来。Obsidian的手指在核心上慢慢打着转。此刻的他只是一个受伤的、好奇的、贪恋着温暖的孩子。
“不……停,等一等……”Gipsy的声音已经明显变了调。

由胸前传遍全身的强烈刺激突然消失,Gipsy喘息着望向怀中的Obsidian——

他的光学镜闪了闪,下线了。

“等一等!Obsi?Obsi!”

周围的时空突然开始扭曲——这是链接即将崩塌的预兆。Gipsy只觉得自己的意识逐渐被抽离。

慢一点……慢一点可以吗?至少,至少让我再陪他一会儿啊!

【环太平洋】【黑浪黑】5 Minutes 叁

(作者碎碎念:明天回学校,所以这次双更233没啥要说的了,依然bug百出,望观众姥爷们食用愉快!)

叁.

“不应该啊……”基地里,年轻的女技术员不停的检查着她的设备,“Gipsy,你真的什么都想不起来了?”

Gipsy仿佛刚刚睡醒一样,迷茫的摇了摇头。“很抱歉,但是,是的。”他与Obsidian共享的记忆没有在他的思维中留下一点痕迹。他根本想不起来刚刚发生了什么,尽管他能感觉到在链接断开的某一瞬间,自己的记忆被抽离了一部分。

“会不会是因为断开链接太突然了,导致了记忆碎片的丢失?”技术员一边咕哝着,一边用力地敲打着那台无辜又可怜的链接设备,“Gipsy,你再想想看。”

Gipsy努力地回忆着刚才发生的一切,但这段记忆就像被人强行删除了一般,一片错乱的虚无。Gipsy一动不动地注视着对面机位上沉睡的Obsidian,刚才……就在刚才,五分钟前,他进入了Obsidian的记忆,然后……然后发生了什么?发生了什么?有谁能告诉我吗??Gipsy有些微微的焦躁。

Gipsy的目光转移到了Obsidian的手上。修长的尖手指,危险、神秘,而又美得惊人。潜意识里,Gipsy突然感觉,刚才的某一个瞬间,这只手与自己贴的那么近。

近到……

感知到手部传感器上的热度,Gipsy突然惊觉自己的手不知不觉已经几乎贴上自己的核心。由于Gipsy现在只是安静的半待机状态,那颗核心只是缓缓的转动着,发出微弱的暖光。Gipsy看了看Obsidian下垂的手,又低头看了看自己的。他迟疑着把手一点点探进自己的核心。

“唔……”手指碰到的一瞬间Gipsy几乎惊叫出声。感觉到了,和断开连接那一瞬间如出一辙的,全身过电似的酥麻。Gipsy颤抖着,他从来不知道,也从来没想过自己的核心会有这么敏感的传感。

“想起来了?”听到Gipsy动静的技术员兴奋地停止了手中的敲打,抬头一脸期待地看着Gipsy。“很抱歉,还是没有。但是……”看着技术员明显失落的脸,Gipsy缓缓的道出了他的请求。

“我想再试一次。”

这一次,Gipsy请求技术员在自己的系统中添加了一个类似备忘录的文件,这样他就可以随时把自己所看到、收集到的一切信息记录下来。“我们这次不会再突然断开连接了,找到有用的东西以后,报告我们。”技术员倒计时的时候,Gipsy平静地注视着对面的黑色身躯。

你到底有多少是我所不知道的?

没有更文,画画混更(等更新的观众姥爷们别拍我hhh)
分别是小红的拟人私设、小红的火柴人私设和小红的拟人幼体私设
(我永远喜欢小红.jp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