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F二十一

面朝大海 风湿拄拐

拖更三个星期 画了个危流姐姐来赔罪
危流嫁我呗(被导弹轰成渣渣)

【环太平洋】【黑浪黑】5 Minutes 肆

(作者碎碎念:什么?已经开始亲亲抱抱了?原谅我真的不会这些细腻的描写 Gipsy和Obsidian在北地群岛打的那一架是真的狠,比我这次写的狠多了,但是因为剧情需要嘛……祝食用愉快!)

肆.

Gipsy在一片阴暗的废墟中苏醒。

看来自己又进入到了Obsidian的记忆里。等等……什么叫又?Gipsy甩甩尚有些混乱的头,调整着自己的成像系统使自己尽快适应这里的光线。Gipsy在废墟中缓缓前进着,傲人的长腿可以帮助他很容易地跨过这些倒塌的建筑材料。

四周安静的出奇。昏黑的天空中,连飞鸟的痕迹也找不到。Gipsy把所有传感器的功率推到最大来寻找他的目标,终于,他接收到了一个十分微弱的信号,只是一些杂乱无章的、嘶嘶的电流声。Gipsy瞬间紧张起来,立刻定位了这个信号源。

这里四处都是废墟,看上去几乎一个样,也找不到边界。Gipsy循着断断续续的信号向前摸索着。终于,他找到了他的目标。

Obsidian漂亮的机体残缺不堪,无力地倚靠在几座倒塌的高楼上。耀眼的黑金色涂漆被刮得乱七八糟,裸露在外的锈迹和弹孔随处可见。手臂扭曲成了奇怪的角度,腹部一个不小的窟窿,向外迸射着电火花。还有他那双修长的双腿,几乎从根部被斩断,仅剩下几根破烂的钢筋勉强的把它吊在原来的位置上。机液不停地从这些创口中流出,一滴一滴地滴落在地上,再蜿蜒的流入脚下的废土中。

眼前的景象让Gipsy倒吸一口凉气。这一回,比自己上一次下手狠了不知道多少倍。明明眼前躺着的,是前几日自己拼了命想要打败的仇敌。但此时此刻,Gipsy内心感觉不到任何“大仇得报”的快意,而是被一种莫名的震惊、恐惧和心痛填满。Gipsy快速地冲向他,把备忘录什么的全都抛在了脑后。

“Gipsy……?”Obsidian的光学镜闪了闪。

Gipsy俯身扶起Obsidian,让他顺势靠在自己的臂弯里,这样或许能舒服一点。怎么办……现在该怎么办?Gipsy轻柔地托起Obsidian的断肢,试图把它们接回原来的位置上,试了几次却发现无济于事。把他带走?带又能带到哪去呢?这里是他的记忆,穹顶之下,厚土之上,天地间只有他们两个。

“我没法联系上他们……我的,咳,通讯坏掉了。他们找不到我。”Obsidian的声卡显然已经损坏,掺杂着嘈杂的电子音。“我没、没有完成……他们的命令。”

他们?他们是谁?先驱吗……Gipsy心中突然涌起一股巨大的悲哀。Obsidian……对先驱唯命是从的Obsidian。最强大却最脆弱、最美丽却最丑陋的身躯。

Gipsy用最温柔的动作,头雕轻轻抵上怀中的Obsidian,不断地为他擦去流出的机液。Gipsy有些惊异于自己的举动,他不太明白这到底是出于对他的可怜、还是别的什么情感。

“好冷。”怀中传来Obsidian微弱的声音,“我可以……摸摸它吗?”Obsidian残缺的手又一次停留在了那颗温暖转动的橙色核心上。Gipsy下意识的想要拒绝,毕竟那种感觉和那样失态的表现……可感知到Obsidian明显降低的机温,他还是默许了。

Obsidian的尖手指和裸露在外的破损钢板刮在核心上有点疼。可这带给了Gipsy一阵又一阵尖锐的刺激。就在这一刻,上一次链接的所有记忆像泄洪一般涌入Gipsy的处理器。温度瞬间攀升,核心的转速加快,机体也跟着紧绷着颤抖起来。Obsidian的手指在核心上慢慢打着转。此刻的他只是一个受伤的、好奇的、贪恋着温暖的孩子。
“不……停,等一等……”Gipsy的声音已经明显变了调。

由胸前传遍全身的强烈刺激突然消失,Gipsy喘息着望向怀中的Obsidian——

他的光学镜闪了闪,下线了。

“等一等!Obsi?Obsi!”

周围的时空突然开始扭曲——这是链接即将崩塌的预兆。Gipsy只觉得自己的意识逐渐被抽离。

慢一点……慢一点可以吗?至少,至少让我再陪他一会儿啊!

【环太平洋】【黑浪黑】5 Minutes 叁

(作者碎碎念:明天回学校,所以这次双更233没啥要说的了,依然bug百出,望观众姥爷们食用愉快!)

叁.

“不应该啊……”基地里,年轻的女技术员不停的检查着她的设备,“Gipsy,你真的什么都想不起来了?”

Gipsy仿佛刚刚睡醒一样,迷茫的摇了摇头。“很抱歉,但是,是的。”他与Obsidian共享的记忆没有在他的思维中留下一点痕迹。他根本想不起来刚刚发生了什么,尽管他能感觉到在链接断开的某一瞬间,自己的记忆被抽离了一部分。

“会不会是因为断开链接太突然了,导致了记忆碎片的丢失?”技术员一边咕哝着,一边用力地敲打着那台无辜又可怜的链接设备,“Gipsy,你再想想看。”

Gipsy努力地回忆着刚才发生的一切,但这段记忆就像被人强行删除了一般,一片错乱的虚无。Gipsy一动不动地注视着对面机位上沉睡的Obsidian,刚才……就在刚才,五分钟前,他进入了Obsidian的记忆,然后……然后发生了什么?发生了什么?有谁能告诉我吗??Gipsy有些微微的焦躁。

Gipsy的目光转移到了Obsidian的手上。修长的尖手指,危险、神秘,而又美得惊人。潜意识里,Gipsy突然感觉,刚才的某一个瞬间,这只手与自己贴的那么近。

近到……

感知到手部传感器上的热度,Gipsy突然惊觉自己的手不知不觉已经几乎贴上自己的核心。由于Gipsy现在只是安静的半待机状态,那颗核心只是缓缓的转动着,发出微弱的暖光。Gipsy看了看Obsidian下垂的手,又低头看了看自己的。他迟疑着把手一点点探进自己的核心。

“唔……”手指碰到的一瞬间Gipsy几乎惊叫出声。感觉到了,和断开连接那一瞬间如出一辙的,全身过电似的酥麻。Gipsy颤抖着,他从来不知道,也从来没想过自己的核心会有这么敏感的传感。

“想起来了?”听到Gipsy动静的技术员兴奋地停止了手中的敲打,抬头一脸期待地看着Gipsy。“很抱歉,还是没有。但是……”看着技术员明显失落的脸,Gipsy缓缓的道出了他的请求。

“我想再试一次。”

这一次,Gipsy请求技术员在自己的系统中添加了一个类似备忘录的文件,这样他就可以随时把自己所看到、收集到的一切信息记录下来。“我们这次不会再突然断开连接了,找到有用的东西以后,报告我们。”技术员倒计时的时候,Gipsy平静地注视着对面的黑色身躯。

你到底有多少是我所不知道的?

没有更文,画画混更(等更新的观众姥爷们别拍我hhh)
分别是小红的拟人私设、小红的火柴人私设和小红的拟人幼体私设
(我永远喜欢小红.jpg)

【环太平洋】【黑浪黑】5 Minutes 贰

(作者碎碎念:妈耶我好喜欢单纯可爱的小黑啊诶嘿嘿!!平时只是被当成工具在使用,却突然得到了意想不到的温暖?依然小学生文笔,不怎么好吃!观众姥爷们尽情拍砖吧喵喵喵!)

贰.

裂缝边黑色的身影感知到来者,缓缓掉转机体。
空旷的记忆空间里只有二者的存在,Gipsy所站立的这片土地是冰天雪地的荒原,和对面这个黑色身影身后的滚滚熔岩仿佛不在一个世界。

虽然他们二者之间只隔着几步的距离。

Gipsy默默无语的和他对视着。“……你好?”时间紧迫,Gipsy发出第一条问候,打破了沉寂。

“Gipsy Avenger?”对方低沉的声音突然响起,把本以为不会得到回答的Gipsy吓了一跳。接下来应该怎么回复……?没错,正是在下?还是要问什么问题?PPDC也没有明确的下达需要他获取什么指定信息的命令……

“呃,没错,是我。你……叫什么名字?”Gipsy抛出一个干巴巴的问题试图缓解空气中的尴尬。这或许也算一条有效信息,Gipsy这样想。

“Obsidian Fury,他们这样称呼我。”Obsidian歪歪头看着这个闯入者,很听话的回答了他的问题。橙色的光学镜一闪一闪的,让Gipsy突然有了一种,眼前这个差点杀死他的大家伙,看起来有些纯真无害的错觉。

互报家门后的两机又陷入了新一轮的沉寂。二者都是不善言辞的机子。即使脑内每天回荡着潘特考斯特和兰伯特的骚话,Gipsy Avenger还依然保留着传袭自Gipsy Danger的沉稳可靠,虽然言语不多,但他由内而外流露出的温柔与厚重总是能使人十分安心。而Obsidian,自实装以来一直由一颗次级大脑控制,他的自主意识几乎还是一片空白。除了依照指令战斗,就再也没有什么需要完成的事情了。

Obsidian依然一动不动的凝视着Gipsy。比起先驱星球到处湿哒哒的粘液和放射物质,眼前这台深蓝色的机,从来没见过,真好看。Obsidian的视线慢慢转移到Gipsy胸前橘红色的动力核心上。核心缓缓旋转着,也很好看。可以摸一下吗?一定很温暖。Obsidian这样想着,试探性的伸出手,向前迈步想要接近Gipsy。

“要做什么……?”Gipsy下意识后退半步,毕竟他还不能完全放松警惕,何况似乎对方的“目标”是自己的核心。果然是要报仇吗?Gipsy暗暗握拳,锁链剑随时准备出鞘。

Obsidian看着对方一点点紧绷起来的机体,不禁加快了脚步。很近了,再靠近一点点就能碰到了……

“Gipsy,时间到了,我们将会为你断开链接。”

Gipsy失去意识前隐隐约约的感觉到有一只手轻轻抚上了他的核心,全身像过电一样的酥麻。

眼前的蓝色身影突然消失,Obsidian呆愣在原地。原本手指间真真切切的温暖,变成了传感器中一缕稍纵即逝的余温。

【环太平洋】【黑浪黑】5 Minutes 壹

第一次写,是群里小朋友的点梗……!黑浪黑吧大概

私设:①机甲自主意识什么的……自行体会233
②在进行精神链接时机甲会共享驾驶员的记忆

小学生文笔 严重ooc bug百出 请各位观众姥爷手下留情(ಥ_ಥ)

壹.

        Gipsy上线时发现自己在莫玉兰的机库里。
        失去意识前最后的记忆定格在北地群岛冰冻的荒原。自己和一个黑色的家伙大打了一架,并且很不客气地凿穿了他的动力核心,撕碎了他的面罩。
       
        当自己正在试图和总部取得联系,商议对这家伙的回收工作的时候…哦,雪崩了。自己和那家伙的残骸一起跌入了西伯利亚无底的冰渊。
但是现在,那家伙高大的身影正好端端地停在自己对面的机位上,似乎已经被修好了。耀眼的黑色涂装像新的一样。橘黄色的光学镜里没有了那日冰原上狂怒般的火焰,明明现在只是一具无法行动的躯壳,却仿佛凝视着Gipsy一样,反射着柔和的暖光。Gipsy有些发愣。

     “嘿老兄,他还不赖吧?”潘斯考特的声音突然在脑海中响起,让Gipsy有些猝不及防。“精妙绝伦的工艺。可惜我们目前还没有找到唤醒他的方法。噢,对了,Gipsy老兄。看来你已经恢复的差不多了,我有话要跟你说。”

     “根据我们技术人员的分析,一只开菊的次级大脑似乎没有能力控制一台如此精密的机体进行这么多流畅的战术应变。所以……我们不排除他拥有自主意识的可能。那么,那么……呃,言归正传,Gipsy,我们希望你和他尝试一下drift链接。”

        Gipsy一脸复杂——如果他有表情的话。

     “为什么是我……”Gipsy不高兴。明明几天前他们两个还在提着锁链剑和链锯昏天黑地地对砍,他实在没法接受这家伙进入自己的思维。

     “我就知道你会这么想……拜托了Gipsy,只是思维链接而已。五分钟,先尝试五分钟,如果出了什么问题我们会马上断开链接。”研究院在话筒里好言好语地安慰他。“说不定这家伙对你的仇恨可以刺激他的神经,让他赶紧激活过来。别忘了,你可是差点把人家打个稀巴烂。”潘斯考特补刀。

        打成这样也有你的一份功劳。Gipsy无奈地注视着玻璃视窗里的潘斯考特。一阵沉默过后,Gipsy答应了他们的要求,他向来没有违抗命令的习惯,况且……他也很好奇。

        精神链接异常的顺利。毕竟他们两个基本都是只有需要战斗的时候才会被激活,几乎没有什么记忆。但是对方巨大的身躯带给Gipsy的刺激完全不亚于潘斯考特那些丢人的老底同时涌进他的思维中枢。

       周身包围着的电流慢慢消散,Gipsy缓缓地站定,看来已经成功了。Gipsy试探性的往前走了两步,没有障碍,所在的空间很稳定。

     “我们将会在五分钟以后断开连接,Gipsy,祝你好运。”研究员的询问报告如期而至。

       Gipsy环视四周,身后是北地群岛冰冻的荒原,而眼前却是一条巨大的裂缝,裂缝中滚滚岩浆喷吐着熊熊的火焰。

       那个黑色的身影兀自屹立在裂缝边缘,火光映照着他劲瘦的身姿。

发现新英雄出了,爬起来怒涂一波!
不想上学……唉

这里东风…!第一次在lof上投东西好激动诶嘿嘿
画的是喜欢的小姐姐!
以后应该也会不定期的更新图的XD
(中考完了就可以玩守望了!就又可以舔漂亮的小姐姐了XDDD

帮K

亚拉那一卡。嘿:

北京#GAGO# #SLO11#  
双日参展【花村铲屎官】摊宣

☆摊位号:B03~B06联摊。
源藏为主,半藏猫猫少量,漫画新刊两本,一本人车,一本猫车
小说一本
以及一些之前公开过图的明信片和亚克力挂件
岛田兄弟所有皮肤徽章
纪念碑系列作为无料可交换
少量185组手作狗牌出没
突发Dreamdaddy挂件和无料卡片少量
两天我都在
☆提醒各位:请尽量自备零钱!!!非常感谢

另有摊位展出物品的通贩地址指路【非场取】:

猫本(车)通贩:https://item.taobao.com/item.htm?spm=a230r.1.14.1.ebb2eb2skawAc&id=555485519733&ns=1&abbucket=13#detail

Swap(车)通贩:https://item.taobao.com/item.htm?id=555802720056&qq-pf-to=pcqq.c2c

徽章通贩:https://item.taobao.com/item.htm?spm=686.1000925.0.0.3f11c9edpKuoxH&id=547449894055

明信片通贩:https://item.taobao.com/item.htm?spm=686.1000925.0.0.3f11c9edpKuoxH&id=555325292327